阿联酋迪拜华人网

面试空姐被下药性侵,​“我以为自己很幸运,但我当空姐的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我以为自己很幸运,但我当空姐的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迪拜:30岁的俄罗斯侨民卡琳·佩特洛娃(Karine Petrova)乘坐的出租车在Jumeirah的Al Mina Street的一家酒店前停了下来,当时她既紧张又兴奋。

她在内心憧憬着,等待着新的职业、新的生活和一个充满机遇的世界。

和许多希望成为空乘的人一样,她被空姐的职位所吸引,不仅可以周游世界,还可以享受迪拜的奢华生活。并且成为空姐后她的薪水将是在迪拜做销售时的三倍还多。

然而,对佩特洛娃来说,梦寐以求的面试变成了一场噩梦,直到今天还一直困扰着她。

她的面试是与High Fly Jets航空公司总经理“瑞安•费尔南德斯”(Ryan Fernandez)在酒店里进行。但最终面试变成了以欺骗、性侵而告终。

5月26日的面试是由这家美国私人飞机包机公司的招聘经理琳达·戈麦斯(LindaGomez)安排的。

面试的几天前她收到了一条从加州发来的WhatsApp消息。上面写着:“听听这个……‘天时地利’。”有好事要发生在你身上……好事降临在好人身上……等你得到那份工作时,别忘了请我到帆船酒店吃饭。”

( “Ever heard of this…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There is something good coming for you…goo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don’t forget to treat me to dinner at Burj Al Arab when you get that job.”)

两人素不相识,但佩特洛娃表示,他在整个招聘过程中都很友好。

佩特洛娃被吸引了,对方提到的待遇中包括迪拜高档滨海区一座高层住宅楼免费住宿,以及远高于她当时的薪水。

琳达·戈麦斯(LindaGomez)通过短信告诉她:“他(Ryan)是首席执行官的得力助手。他已经面试过两位女士,都被录用了,每人月薪18000迪拉姆。也许你拿不到18000不过应该会有15000。这也是非常不错的。”

晚上7点15分,佩特洛娃进入酒店大堂,迎接她的是一位留着胡须、35岁左右的亚洲人,他用美国口音介绍自己叫瑞安·费尔南德斯(Ryan Fernandes),High Fly Jets的MD(董事总经理)。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航空公司的老板,更不像美国人了,但我是谁,凭外貌来判断一个有钱又成功的人?”佩特洛娃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瑞安(Ryan)说,面试将在他的房间内进行,因为酒店的会议室因为疫情而关闭了。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解释。所以我跟着他进了房间,我希望能在10点宵禁前完成面试然后回家。”

佩特洛娃说:“进入酒店房间后,瑞安让我坐在沙发椅上,而他自己则靠在双人床上。他一边从笔记本电脑上看我的简历,一边问我一些常见的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他不停地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瑞安对我说,他们的公司总部设在美国,但在包括阿联酋在内的43个国家经营包机服务,他们的客户大多是首席执行官、高级政府官员和外国要人等重要人物。”

“然后他接着问我为什么想要这份工作,是什么激励了我。我飞快地说出事先想好的答案。他全神贯注地听着.过了一会,他从床上站起来,转过身来,递给我他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有一个包含100个问题的网页。他说他有一个团队领导的空缺,如果我能满意地回答所有问题,他可以雇用我。队长的月薪为22000迪拉姆。”

“我以为我是幸运的。因为这些问题看起来很简单。我从他手里拿过笔记本电脑,开始填写答案,期间我每隔几分钟就看一眼表,希望能在10点之前赶回家”

佩特洛娃说,在她回答到一半的时候,瑞安说要在网上点餐,问她是否想给自己点些吃的。

“我这时仍然觉得他人很好,但我希望在宵禁前回家,所以我礼貌地拒绝了。他微笑着从床边的一次性瓶子里倒了一杯水递给我,说我至少应该喝点水。我的确有点渴了就喝了两口。”

“正是在喝完水后,这场面试就变成了我的噩梦。我认为水里含有一种药物。这种无色、无味的药物可以使人瘫痪。它见效快,在几分钟内就使人困倦和达到催眠效果。我感觉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在眼前开始模糊。”

“我觉得自己要晕倒了。我想站起来,但我的腿不听使唤。当我的视力开始模糊时,我看到瑞安的脸离我很近。之后他用力地吻着我,抚摸着我,露出了邪恶的冷笑。我想反抗,但我四肢无力,头昏眼花。我求他离我远点,但他紧紧地抱住我,我渐渐失去了知觉。”佩特洛娃回忆道。

然而佩特洛娃不是唯一一个遭遇类似命运的人。调查人员称,在2019年9月至2020年5月期间,阿联酋有十几名女性在以求职面试为借口被约到不同的酒店后,同样被下药和性侵了。

27岁的乌克兰人Yana Litvin, 29岁的黎巴嫩人Malike Hadad, 26岁的巴西人Dylla Santos,都有着同样的悲惨经历。

他们都被威胁如果报警,则会有一些可怕的后果。佩特洛娃被警告说她可能会被逮捕和罚款。Litvin和Hadad被警告他们可能会被指控卖淫,“因为他们是自愿进入酒店房间的”。Santos则受到了裸照的威胁。

Santos说:“他拍下了我的裸照,并威胁将把它们发到网上。“我很害怕。我不确定他是否拍了照片,因为我对那天晚上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我喝完水后几乎立刻进入恍惚状态。3月17日,他在朱美拉的一家酒店遭到性侵。

“接受了两周的精神治疗。但是我仍然被噩梦困扰着,经常半夜醒来全身是汗。我害怕别人,即使和朋友在一起也会感到害怕。“她说。

Santos回忆说:“当她进入瑞安的酒店房间时,有一个年轻的欧洲金发女郎坐在他的床上。瑞安介绍这是他的助手,我坐在角落里的一张椅子上,他开始和我谈起话来,给我介绍了这家航空公司的概况。他声称自己拥有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硕士学位,在航空行业工作并有很高的职位。他说,我不必被他的职位吓倒,因为他们的企业文化很友好,员工就像一个大家庭。然后他给了我一杯水,建议我们在采访前玩“Simon Says”的游戏来“缓解我的紧张”。”

“《西蒙说》是一款很受欢迎的打破僵局游戏,游戏中有三个或更多玩家扮演“西蒙”的角色,并向其他玩家发出指令,只有在前面加上“西蒙说”的时候才能执行。”

我参与了游戏,慢慢地,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好像被催眠了。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金发女郎什么时候走了,和我在一起的那个男人现在已经脱光了。”Santos说。

另一位受害者Litvin在酒店业工作。她说,今年1月19日和20日期间,在谢赫·扎耶德路(Shakh Zayed Road)阿勒萨尼亚街(Al Thanya Street)的一家酒店里,这名男子强迫她在酒店的房间里实施了性行为。

“琳达·戈麦斯给我发短信说瑞安先生将飞往迪拜一晚,这是我最好的机会。”我被要求随身携带我的酋长国身份证和A4大小的试卷进行笔试,“她回忆道。

“我到达酒店时已经过了晚上12点,他表现得非常彬彬有礼。他甚至为深夜面试道歉。他声称第二天早上他要乘飞机离开。我相信了他。然后他点了一支烟,递给我一份有100个面试问题的文件。我忙着回答问题,他递给我一杯水。我喝了一半。不久,我开始感到头晕和迷失方向。我还能模糊的感觉到我周围的环境,但当那个人把我紧贴在他裸露的胸前时,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她说,事情发生几天后,这名男子再次出现在了她的工作场所,当时他和四名年轻的亚洲女性一起,他让我再次去他的酒店完成调查问卷。我对他的出现感到震惊,现在我也非常非常害怕,因为他有我的简历,知道我在哪里工作和生活。”Litvin独自一人在阿联酋工作。

然而,并非所有面试的女性都落入了陷阱。住在阿布扎比的拉达•莫罗索娃(Lada Morozova)就逃过了犯罪份子的魔爪,她在午夜12点过后被叫到迪拜的一家酒店,理由和之前的一样都是因为“那是总经理唯一有空的时候”。

她说:“我不愿意开车去迪拜,但他的秘书说他们会支付我的燃料费,后来我同意了。”

“当我在大厅遇到他时,他让我陪他去他的房间。我拒绝了,说他可以在酒店里的任何地方和我谈,不一定就要在他的房间,但他仍然坚持带我去房间内。我拒绝了并快速走出酒店,开车回了阿布扎比,也没有问他索要燃料费。”

来自白俄罗斯的Maria Ivanova、乌克兰人Ulyana Senchuk和伊拉克模特Isha Ali也拒绝了在酒店房间内接受面试的提议。

然而通过一些调查得知这家所谓的航空公司并不存在。高薪的招聘广告和详细的录取表格也是假的。可能也没有真正的琳达·戈麦斯。精心布置的一切只是用来引诱毫无戒心的年轻女性而已。

在上个星期,这个长达10个月的诱骗性侵案终于结束了。在两名受害者打电话给政府的Al Ameen服务热线并讲述了他们的经历后,迪拜安全部门逮捕了瑞安并将对他提出指控。

无独有偶今年7月,有报道称,一名犯罪份子在阿曼用类似的手法诱骗了56名女孩。

7月6日,阿曼皇家警方在推特上宣布了犯罪份子被捕的消息,称这名罪犯假扮成一家航空公司的招聘主管,用虚假的社交网络账号引诱女性。

备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此文由 阿联酋迪拜华人网 编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不适请联系删除!:首页 > 中东头条▼ > 迪拜新闻 » 面试空姐被下药性侵,​“我以为自己很幸运,但我当空姐的梦想变成了一场噩梦。”

! ()
分享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